工作体会:初为人师

时间:2021-05-19 09:16:43 年终总结 浏览次数:

经历过,思考过,才可安心老去。 ——题记

读书与工作,于我,不是围城;每一个自然发展的阶段,我都愿意用心走好。掐指一算,至今工作已整整满两年,这是思想成长更快、教育思考更深入的两年,记下初为人师时的点滴思索吧,留待未来笑笑当年的青涩。

2020年7月14日,母校华师入职,特别的纪念。入职培训课里的一句话,记忆犹新:新老师,先站稳讲台。这是工作伊始这两年我一直努力的重心。何为“站稳”?给自己就“站稳”二字具体化的目标是:学生愿意听;而自我评价的参数,是从不点名状态下的自愿出勤率,以及讲台下的抬头率。这“两率”,是自我的鞭策,也是一种责任。

给自己追求“两率”的基本策略,总结了十二个字:思路清、语言明、走下去、笑出来。这也是我给所教的师范生的要求,以身作则。也一直在学习与吸取其他老师授课的精髓,尤其是十分钦佩的四位先生:北师大的梁灿彬老师和赵峥老师、华师的黄照欣老师和王笑君老师,他们的个人魅力与课程融为一体,物理思想与具体内容融为一体,思考与笑声融为一体,听于台下,如坐春风,如品甘露,回味无穷。

前段时日,专门去拜访已退休几年的黄照欣老师求教讲课之道,临走时他说柜子里的书任取,我在不起眼的角落竟寻到当年黄老师的几本备课本,那是怎样的一种工整、严谨与教学的艺术!在黄老师的慷慨下,我“贪婪”地如获至宝,先生之风,吾辈一定继承!

转眼已共计上过五门课,各尽心思——大三科学教育专业两门课,上学期的《中学物理微格教学》和下学期的《中学物理教学论》,为弥补自身中学教学经验的匮乏,斗胆大量使用一线优秀物理教师的教学视频片段作为课程主要内容,当堂讨论、尝试模仿、批判改进,嘿嘿,这近似于免费邀请了一批全国优秀物理教师替俺上课!^_^ 原本枯燥的教育理论,便也在讨论这些具体的视频片断中焕发出生命力来。

研究生两门课,上学期的《物理学习心理学》和下学期的《物理教育研究方法》,同样斗胆引入国内外大量优秀学者的具体研究案例与成果,窃以为研究需要从模仿与借鉴开始,我不过是扮演一个大师与研究生之间的小中介,当然,适当的穿插个人的思考与自己的研究案例,是一种必要的思维拓展。

万幸,听课的学生都很赏脸,抬头率、出勤率都很给力,甚至有掌声,甚至教的第一届科学教育专业的学生在课程结束后,送给我一本精美的相册,全班每位同学都在其相片旁,写给我很多很多话,这对于一个初登讲台的青年教师而言,是怎样一种鼓舞与动力!谢谢,谢谢可爱的你们!9月份轮到你们走上讲台了,还记得最后一课上念的写给你们的小诗吗,为自己的梦想,寻一个可以安放的地方。加油!
一直认为中国的教育,相对中小学基础教育改革而言,更应该重视一头一尾,“头”是指学前教育,尤其是入学前的家庭教育;“尾”是指高等教育,尤其是影响面更广的本科教育。对于本科课程改革,不仅仅是改课程方案,更需要改革授课的模式。在第五门课《诺贝尔科学奖的启迪》上,我默默地实践着、探索着这样一种理念。

《诺贝尔科学奖的启迪》是一门带有点传奇色彩的课。2020年秋清华大学郭奕玲教授和沈慧君教授来华师讲座,有幸我是讲座的主持,聆听精彩之后,有着综合班情节的我又斗胆联系了教务处,请二老给综合班的学生就刚颁发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再讲一场。讲座中途我又突发奇想,一次讲座不过瘾,要不干脆开设成一门课程请二老来主讲?没想到二老与教务处欣然同意,于是,由清华二老和我一起给大一综合班和物理创新班新生开设的这门课,在2020年秋拉开了序幕。课程机遇,无处不在!

《诺贝尔科学奖的启迪》可以说是课改的实验区,四大尝试,满满的挑战!——

尝试1,将最前沿的诺贝尔科学奖内容,以科普的形式讲授给刚高中毕业的大学生,并且包括对理科几乎带有抗拒心理的文科生!打破文理分科的怪圈,打破只讲经典的高中体系,窃以为,需要在大学入学时就给这些早习惯了中学思维的孩子,换换脑^_^ ;

尝试2,每次正式授课前先上演半小时的学生小组活动展示,囊括辩论赛、演讲、三句半、歌曲改编、模拟科学家访谈、舞台剧、模拟新闻联播等多种表现形式,内容则紧密围绕上一节课的主题展开,且文字作品要求在共同q空间中公开展示。窃以为,大学了,更需要强调合作,强调创新,强调实践,便从这课后作业改革,开始吧。

尝试3:特邀主持嘉宾对课程设计者、课程授课者和学生进行了《相约师大大师有约》的特色访谈,作为特殊一课。窃以为,让大学生们了解课程背后的故事,了解教师自身的成长故事,更能体会一门课的良苦用心,而那种现身说法的榜样故事,比讲哪个诺贝尔科学奖得主的经历都更容易触动学生的内心。[!--empirenews.page--]

尝试4:围绕授课内容,设计一次模拟学术会议作为特殊一课,先分论坛小组研讨再派代表大会论坛发言评分,窃以为,大学,需要创设一种争鸣与研讨的氛围,需要引领大学生尽早地进入科研的思考。

实话实说,上述在这门课程中的种种挑战,无不捏着一把汗冒险,但心里知道,课程改革需要这样一种敢于尝试的胆识与勇气,谢谢学校、谢谢二老、谢谢嘉宾主持人、谢谢所有学生,是他们对我的信任与支持,让我可以勇敢的闯下去。回头想想,关于课改,无论小学、中学还是大学,是花大力气更换原有的课程方案,还是更强调对具体授课与评价形式的改革?这是值得所有课程实施者思考的话题。

跟随其他老师一起指导师范生参加全校、全省、全国的讲课比赛,是另外一项较为特殊的工作。一直认为,作为师范生,若贪心地总是更换不同授课内容进行模拟练习,精力都放在了顾及不熟悉的授课内容认知上,而较难对各项技能进行有意识地强化,倒不如反复打磨好某个10分钟的上课片断,细致到这10分钟里的每个问题、每行板书、每个实验、每次互动,近似于为这种校赛、省赛、国赛准备的讲课,反复+反思,百炼,成钢。

矛盾的是,内心同时也隐隐地不太认可这种带有表演性质的讲课与说课竞赛:机械地背稿、高密度快进度的知识呈现、繁多花俏的实验、精心埋伏好的模拟学生、有意或无意变调的失却自然的授课声音,这样的授课,离真实的课堂太遥远,失却了一种物理课原始的、自然的味道,一如中小学里畸形的奥林匹克学科竞赛。我不知道这样培养出来的师范生,是否真能很快适应真实的一线教学。我更愿意看到,就在真实的几个中学生面前,进行现场授课的平等比赛。师范生的引领,也许就是在引领着如何培养下一代孩子的理念,有着太多太多值得探索的话题。

指导大四师范生参加中小学教育实习,也是一项较为特殊的工作内容。教育实习队伍类型包括为期一个半月的混编队(由不同学科师范生组队)和统编队(同一学科组队)、为期一个学期的常规顶岗实习队(边远山区顶替在职教师上课)和“2+2”顶岗实习队(2个月边远地区,2个月广州省一级学校实习)。很庆幸四类实习队我都指导过或即将指导,有不少学生问我:究竟哪类实习队更好?我很难答复,混编利于体验不同学科的合作,统编利于同一学科教学的相互促进,常规顶岗拥有更多的上课机会,2+2顶岗则能同时体验不同地区学校的特色,根据己短,利用其长,便是好。

总觉得实习时应当带着两种眼光,一种是批判性地广泛吸取实习学校各科优秀教师风格的眼光,一种是密切关注学生课上课下行为、不断反思自身教学细节的研究性眼光。也许听起来轻巧,但真正实践起来,初登讲台的师范生们,往往没有大胆尝试而过快定型了自身的授课风格,往往过于关注自身的讲授而忽视了学生的反应,这两点,想想,对于懵懂至今的自己,也是需要继续努力的方向。

作为教育工作者,深知不能躲在象牙塔里闭门造车,需要更多地接地气,庆幸一些教研员老师的热心帮助与引领,得以时不时往中小学跑,听课、课例研讨、跟随做课题,有时也给一线老师分享一点研究的成果。慢慢会发现,真实的教学中还停留着太多没有研究的空白,例如,可曾思考过,如何从学生集体回答声音的大小,判断不同层次学生的理解程度?很可惜,多数高校教育课题研究都是偏大偏空,又怀念起在美国细致到研究学生对某一个物理概念有多少种错误理解的那段时光。慢慢会发现,一线教师往往在内心排斥教育理论的指导、往往想当然地认为离教育研究很遥远,如何将教育理论与教育研究科普化、通俗化,需要有一部分教育研究者担负起这样一种责任。

迫于生活,家教兼职、教师培训也是工作后奋斗的一部分。从小学三年级的奥数与作文辅导,到初二、初三物理的家教补习,从高一、高二物理家教到高三英语辅导,从华附初三奥数班物理代课到初二小小班新课,从教育硕士上课到骨干教师培训,为了生活,几乎上过了各种年龄段的课程。当然,辛劳的同时,也让自己对各阶段的教育有了更直接的了解、思考与实践的机会。慢慢悟出,无论是家教还是培训,想让学生、培训者有所收获,关键就一点,让他们自己思考而非替代思考,并且让他们清晰感知到自己思考后的那种成就感。一对一如此,大课如此,学生如此,培训的老师亦如此,只是促动他们思考的方式、比例有所不同罢了。

这就是我初为人师的两年。已经不再去追问自己过得是否充实,不再去追问得到了什么了又失去了什么,有经历,有思考,这就够了,工作如此,生活其他方面也如此。新的学年又要开始了,何去何从,新的思考,新的经历,出发。